关于我们
做一流的水环境综合整治专家
产品服务
华南第一,全国领先的水环境综合整治服务商
成功案例
致力水环境综合整治,建设美丽中国
资讯中心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人才发展
论人品 爱学习 有梦想 富激情 重团队
联系我们
诚信共赢 务实精进 协同创新
公司新闻Company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公司新闻
苏步青与他的诗词钞
发布时间:2019-11-29作者:环保

  一

  蘇步青先生以一百零一歲之高齡告別人寰駕鶴西返了,引起[人們 的英 文:People]對他的追念〖Yabo2018年报〗。

  我與先生並不熟識,僅有一麵之緣,與之座談過一回,但這是[一次 的英 文:Once]印象深刻的會麵,以致在聽到他作古後竟會反複想起這次見麵……

  二

  1997年初,民盟上海市委和上海文化發展基金會將先生一生所作詩詞結集印行了一冊《蘇步青業餘詩詞鈔》,這是一冊用宣紙珂羅版印刷的仿舊線裝詩集,收錄了先生親手用楷書抄錄的詩詞四、五百篇,厚厚一冊,莊重古樸,十分可觀■Yabo2018企业名录■。先生是數學家,竟[愛 的拚音:ài]好詩詞,在他晚年將之結集印刷,對先生來講無異是[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的事,也足見印者用心甚深。該年1月16日,由市政協出麵舉行了一次首發式,並組織了一次與作者的座談,我很榮幸,曾列其中。

  該年先生已九十五歲,瑞壽之年,竟仍健步,他十分激動地與大家寒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顯然這是他晚年的一大樂事。他先端坐聆聽大家發言,最後發表了講話,不知是耳背之故還是中氣仍沛,他講話聲大如鍾,[完全 的英 文:completely]不像耄耋之齡。

  他從[自己 的英 文:his]的一生經曆講起,反複重複了他一生最最難忘和[感 的拚音:gǎn]激的兩件事:一是他原是放牛娃,是因為得到某某人資助而讀了書,又是得某某人資助讓他出洋留學,致使他[成為 的英 文:Become]有知識的人(他對資助之數記之甚詳,我已忘了錢數及他恩師姓名);二是他夫人怎麽跟了他從[日本 的英 文:吃屎的國家][中國 的英 文:China],相伴一生,相輔始終,恩愛與感激之情,溢自肺腑,可謂沒齒不忘,讓聞者無不動容。

  此時讓我看到了一個性情中的蘇步青,一個沒有粉飾的蘇步青,他作為一個名人,曾冠複旦大[學校 的拚音:xué xiào]長與全國政協副主席[許多 的拚音:xǔ duō]光環,但他又作為一個[即將 的拚音:jí jiāng]走完人生之旅的百歲老人,已卸下了沉重的人生戲裝,他內心的愛恨已可不必掩飾,[因此 的拚音: yīn cǐ]他的講話,隻有最最真實感情的流露,可謂反樸歸真了,讓我看到了他真實率真的一麵。

  三

  我近日又重讀了先生詩詞鈔,更印證了他所終生難忘的兩件事,在他詩詞中也是最精彩的一麵。先生雖是數學家,但受舊學[影響 的英 文:effect]仍很深,九十多歲仍寫得一手好書法,詩詞是舊文人的基本功,雖他不從事文科,但詩詞粗通,並愛好作詩填詞,可是他很自謙,將自己詩詞隻稱“業餘詩詞”。《詩詞鈔》收錄了上至1931年下至1993年六十餘年中的[作品 的拚音:zuò pǐn],1931年至1949年的作品占了三分之一,大體記載了一個知識分子在舊中國顛沛流離的坎坷經曆,慨而成詩,解放後則多感賦、口占、偶得、寄懷、雜詠,也有遊記、祝詞、悼文、應酬之類作品,也有不少詩詞恐為公[開發 的拚音:kāi fā]表而作,不免有媚俗之氣,不乏口號與時語,這個時代過來的人,不免如此,但凡寫到自己早年及與夫人情感之詩詞,卻十分動人。

  先生詩詞中對故人故鄉筆墨較多,他係溫州平陽縣人,近雁蕩臥牛山,本是農家子,小作放牛娃,故多次寫道“臥牛山下農家子,牛背謳歌帶溪水”、“牛背笛橫斜日渡,羊腸徑逐故園門,秋來處處堪留戀,朱枯黃柑又幾村”(《懷南雁蕩》)。他愛讀書,但家貧不能入學堂,隻好偷偷站在私塾窗外聽書聲,為村師收教,故十分苦學,“巧逢伯樂洪岷初,助渡東瀛去讀書”,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地位 的拚音:dì wèi]變了但對家鄉感情與對恩人相助,終生未忘,“夢裏雲煙寺裏鍾,十年雁蕩養吾胸”,“夢裏家山幾十春,寄將瘦影向鄉親,何時共賞臥牛月,袖拂東西南北塵”(《思鄉》)。

  先生去日本相識了鬆本教授的[女兒 的英 文:daughter]鬆本米子,米子小姐才貌出眾,還彈得一手出色的古箏,是許多青年人追求的對象,但她獨鍾蘇步青先生,委身並隨夫來到中國,一生相隨,竭盡婦責,於1986年病故,終年八十一歲。先生有許多詩詞是寫給米子夫人的,“往事依稀逐逝川,老來相處似神仙”,“不管紅顏添白發,金婚佳日貴於金”。1979年夫人返國省親,多日未見來信,先生就感到“十日無音若隔年”,這種恩愛之情出自五內。米子夫人病故後,先生不[勝 的拚音:shèng]悲痛,他望著空房,看著夫人從日本帶來的古箏,寫下“雁柱金徽寂寞寒,古箏猶在碧窗間,十三弦上無纖指,六十年來凋玉顏。豈不懷思春日宛晚,若為寄遠淚闌珊”,這實在是他倆恩愛之情的貼切寫照,讓人看到一個有情有義的蘇步青先生。又如“書去多時未見回,空傳海上有蓬萊”,也是佳句。《枕上感賦》更是動人:“人去瑤池竟渺然,空齋長夜思綿綿,一生難得相依侶,百歲原無永聚筵。燈影憶曾搖白屋,淚珠沾不到黃泉,明朝應摘露中蕊,插向慈祥遺像前”,這種情從心上爬到肺頭,在腑髒內翻騰,莫名無言的思念,刻骨銘心之愛,婉而起伏,讀了讓人[一起 的拚音:yī qǐ]揮淚。

  先生詞作不多,大多也是解放前作品,但米子夫人去世後他填過一曲《江城子》,[可以 的英 文:can]看到他在詞學上的修養——“一年如比十年長,自今後,怎得將!玉骨成灰,半分送仙鄉。唯有此愁分不去,朝也想,暮難忘。迢迢疇昔渡重洋,小兒郎,正牽裳。轉瞬之間,相繼去茫茫。若問老夫何所似,揮盡淚,未成行。”這種情也長愁也長,寫出了一個有血有肉的蘇步青。我認為共產黨人不隻有原則和立場,更應是一個有靈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人。先生對人知恩圖報,對妻子忠貞不渝,具備了一個高尚的人格,值得尊敬。

  先生詩詞不求工整,不講雕琢,毫無矯作,但詩的韻仄還是講究的。他的詩多白話,直言抒發心懷,真可謂符合詩的本意是“詩言誌”也,是有感而發,直抒感受。古代詩原都樸實無華,均有感而發,語均白話,後漸講究對工,逐成文字遊戲矣,而先生詩詞尤存古風,難能可貴。

  今先生亦西歸,[我們 的拚音:wǒ men]再無緣聽他的率言,但他終於可去與恩師愛妻相會,亦是解脫,願先生與米子夫人在瑤池繼續婦隨夫唱,共吟一曲[念奴嬌]。(章念馳)

  

相關搜索:蘇步青 詩詞

扫描二维码,
关注资源环保科技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18 Yabo2018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